首頁 奇幻 黑暗幻想 脫離束縛的牢籠鳥

幸运赛车點擊書簽后,可收藏每個章節的書簽,“閱讀進度”可以在個人中心書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熟悉的開頭

脫離束縛的牢籠鳥 活為活而活 2653 2019。03。16 13:32

  躺在浴缸赤裸的愛麗絲,當她睜開眼。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而自己身旁僅僅只有一塊破白布,又不知道什么原因的睡在浴缸里這么久,肩膀上還有一塊大大的紅色淤青。

  愛麗絲從浴缸里起來,走到一個境子前,突然,幾個模糊的記憶碎片從腦子里閃過,這讓她不禁自問道:“我是誰?我在哪?”她看著周圍陌生又似熟悉的環境,她不記得自己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可為什么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自己會想起一些東西呢?

  愛麗絲小心翼翼地走出浴室,她來到了浴室外的臥室,看了看四周,周圍的環境陰森森的好像是排恐怖片的片場一樣。

  她來到窗簾前,拉開窗簾,正對著一顆大樹,原本形容朝氣蓬勃的樹卻在晚霞的襯托下讓人感覺陰寒刺骨,這樹配合這森然貌似只有愛麗絲一個人的大別墅更加的像恐怖片場了。

  愛麗絲看了一下外面后,走到一個桌子前,看到桌子上寫著:“Today au Yov dveams ----------Come Yne ——x—— Yodayauyowr.“這稍微吸引了她一下注意力,她先是饒有興趣的看了一下,隨后馬上把最后的那幾個字劃掉了。

  愛麗絲搜索著來到不遠處的一個木制小柜子前,先是翻開了上面的兩個抽屜,里面只有白色的睡衣,當她打開第三個抽屜的時候被里面的全自動槍嚇了一跳。然后她注視了上面蓋著的透明密碼玻璃智能鎖,這鎖上顯示著需密碼解鎖的字樣還一閃一閃的亮著。她就看了沒多久,密碼鎖的密碼她不記得了,她就也沒在繼續看下去了。

  她換了睡衣穿上一件紅色無袖小短裙繼續朝外搜索,要是配上一把剛才看到的全自動槍就更好,更安心了。

  攝像頭上顯示著一個女幸存者出現并分析的數據。危險等級,有無感染病毒等等資料分析。

  當然,愛麗絲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已經被監視了。

  她慢步來到一空曠的客廳中,在客廳的最里面有著兩個雕像,一邊一個,一個被大大的塑料袋裹著,一個被破白布蓋著。不知道是人,是上帝,是耶穌還是撒旦,只不過把這空曠的別墅渲染的更加詭異了。

  她拿起一塊相冊,里面是自己和一個男人結婚的紀念照。她疑惑的看著,突然,照片中閃過一道掠影,愛麗絲猛的一回頭,什么也沒有,有的只是那個被風吹的獵獵作響被塑料袋包著的該死雕像。

  “嗨嘍!有人嗎?”

  這句話愛麗絲不知道是對自己說還是對那雕像或者空氣提問的,亦或者她只想壯壯膽。

  可能,她真的是壯膽吧!

  因為無人回應她的話后,她急忙忙找到燈開關打開了整個別墅的燈。

  昏暗色的燈光讓整個別墅都籠罩著未知的恐怖。

  愛麗絲打開別墅出去的大門,走在被昏暗燈光所照亮,兩排由白色石柱砌成的走廊上。

  愛麗絲雙手環抱著胸,走廊上,響起她那長筒黑皮鞋踩在干枯的楓葉上的沙沙作響。她突兀的來了句:“嗨嘍!”

  回應她的只有回音,還有一群正在作息的鳥,驚慌失措,驚恐萬分逃竄的聲音。

  一陣大風好似伴隨著那些驚恐的鳥叫迎面吹來,這讓她感到背后涼颼颼的,神經有一些緊張,她順著風慢慢地退后,突然,背后被一雙手抓住給拉進屋子里了。

  愛麗絲沖著背后手的主人大叫著:“你是誰?”

  “快走。”

  “快放開我。”

  “我們快離開這。”手的主人急促地說道。

  就在這時,玻璃被一枚閃光彈擊破,她被閃光彈閃到后,聽見玻璃被撞破的聲音,一群全副武裝的特戰部隊就這樣輕易的入侵了進來。

  那個不知名的男人先是把愛麗絲放趴下后,拿起他那手里的槍,想反抗,只不過又馬上被幾名特戰隊員制服了。

  “哦,輕點,我的手快被你們弄斷了。”

  “你叫什么名字?”愛麗絲被一名看著像是隊長的人詢問名字,但她不記得自己叫啥,又為什么在這個地方了。

  當另一名特戰隊員手持設備檢測到里面自動防御以開啟,他對自己的這位正在詢問的長官報告道:“她可能還在受神精毒素副作用的影響。”

  經過他們一番盤查周圍,帶隊的命令道:“準備進研究所。”

  他們進了一兩通往未知地方的火車。一名女隊員推了她旁邊死鎖的門。當她看見其他的人正看著自己。

  “你們有什么問題嗎?”

  “那個門怎么了?”

  “門被封死了。”

  “讓我來。”一位和她關系要好的男隊員主動要求自己去幫忙。

  打開門后,一個昏迷的男人順著門進入其來。他是趴在門面上,所以才會順勢而入里面來的。

  當愛莉絲看著,被放進來的男人,回想起了一些記憶,自己身穿婚紗與其談言歡笑的場景斷斷續續地。

  她注視著他那手上的戒指,低頭,把自己帶著戒指的手抬起拿下來凝視片刻,又轉而猜測起她們兩個有什么關系起來。

  周宇突然一個激靈,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又聽見:“躺著別動,躺著別動,看著手電筒,眼睛跟著它轉。”

  “現在你告訴我這是幾個手指?”

  周宇觀察著眼前全副武裝的女人拿著手電筒照自己并用英語問自己問題,這是檢查自己眼瞳有沒有散,所以他順勢用英語作答。

  “三個。”

  “好的,現在告訴我你的名字?”

  周宇一如既往的沒有前身體主人的任何記憶,他又怎么可能回答出來這個問題呢,就在他呆呆的思考了一會兒,就在連他都快有些認命,準備乘機拼一把的時候。

  “他沒事,和其他人一樣失去了記憶,現在只不過有些呆滯而已。”這樣的話語對于現在的周宇來說是多么的悅耳動聽啊!

  “還好有人幫我回答了這個問題,要不然,才剛開始就有可能再次陷入那宛如永恒一般的黑暗與孤獨之中去了。”

  周宇沒有因為有人幫忙回答了這個問題所緊繃的身體而有所放松,他警惕的環視四周。

  “周圍環境不明,還是少說話多觀察吧!”

  周宇被帶下火車,根據他的觀察周圍那些人手臂上的臂章,不是屬于他以知國家的臂章,如果沒有專門隱藏他們國家信息的話,應該是類似服務于某個機構的私人武裝人員了。還有另外兩個是身穿便裝,看似毫無攻擊力,一個還被反手銬著,憑過往的經驗,普通人?沒這么簡單吧!

  當那位穿著便服的紅色衣服女人,漸漸靠近那位在周宇眼中被判定為隊長的后面。

  “你們的目的?你們想帶我們去哪里?”

  那個隊長沒有作任何解釋,愛麗絲直接搶了他的手槍放到他的腰后,不知道為什么,可能他以為愛麗絲沒有多大的威脅吧!居然就這樣讓愛麗絲拿到他的槍并質問起他來。

  “你們到底是為何而來”

  “好吧,反正對你們幾個保護傘的員工來說也不是什么絕對機密,告訴你們也沒什么……”這就是我所能告訴你們的了。

  周宇得感謝她問隊長,如果不是他們這一次問答,也不會讓周宇想起一些不知道多久前的記憶。原來自己來到了位于電影世界的《生化危機1》開頭進“保護傘”蜂巢時間點了。

  “努力回想一下,我是劇情中的誰來著?那個逼問隊長的女人又叫誰?接下來的劇情發展?好吧!距離我那段最平和的時光已經過去的太久了,記憶被那一個又一個世界,那些各樣的生命體驗所充斥著,難免會出現記憶喪失與錯亂的現象。只能希望可以在接下來的時間里被他們激發更多關于這個世界劇情的潛意識記憶吧!”

  周宇跟在這些人后面,他剛激活不久的潛意識記憶告訴他后面有危險,強烈的危機意識讓他想跟這些人要一把防身武器。但在這個情況不明的環境里,還是不要了吧!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手機
手機閱讀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游戲
起點游戲
評論
評論
指南